0%

父母在,不远游,游必有方

爱与不爱,孝与不孝,都知易行难。

18岁高考那年,我想去远方。那时我年轻,渴望远方,渴望自由,松开“枷锁”,倒没有出去闯一闯的领悟。父亲只身一人送我到学校,现在还会恨自己不懂事,没有好好陪伴父亲逛逛校园。我偶尔还会想起,那匆忙之间,父亲形影孤单,离开学校的样子。

22岁考研那年,我一心一意回到武汉,如有神助,皆大欢喜。那时的我,乐观了许多,开朗了许多,成熟了许多。开始熟悉武汉的灯红酒绿,车水马龙,一步步见证光谷步行街的崛起。

如今,我踏上了追求学业巅峰之路,只因它顺理成章的出现在我的面前,路漫漫吾将上下而求索。

一切好似都没变,我一直在学校的氛围,活的自在。回家的时间也仅限于寒暑假、小长假、父母节。渐渐发现,爸妈头上的白发多了几圈,柜子上也多了许多新的药,关节炎的、牙疼的、高血压的,各种各样,才知道我不在的日子,他们又添了许多新毛病。

远方、远方,哪里才是远方。原来,爱人不在身边,就叫远方、远方。三姐现在越来越会想念我们。国庆回不回家?周末回不回家呀?隔着不远,也不喜欢回去,以学习来推辞。也不想他们麻烦。他们不懂我学的是什么,尝试着说明过,估摸也不是很明白。也许这么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要注意身体。

在家聊天的时候,偶尔会说起他们好不容易才痊愈的外伤,而我竟全然不知。忙问他们为什么电话里没有提起过。他们只是淡淡地说,告诉你有什么用呢?你也回不来,还要担心,耽误你学习。突然想,如果爸妈生病了,我却都不能在陪侍身边,那谁来照顾他们呢。 眼泪便开始调皮起来。突然间的变故,让我清晰的看到父母的生活是那么的艰辛,负担是那么的沉重,考虑的是那么的周到。我却无能为力。每周隔着电话叮嘱双方,无论怎样欢乐的颂都只是欢乐的送,回不去,对他们而言,再多的欢笑也只是留在远方,远不及当面听到时的快乐。

每个星期按时的电话,年节的礼物,这些都还远远不够。疾病时相伴左右,孤单时相依取暖,于父母而言,晚年子女能在身边,是多么重要的事情。

第一次感到离开于自己是如鱼得水的自由,于父母却是字字戳心的伤疤。

年少的时候,把家当枷,当锁,恨不得立刻挣脱然后远走高飞,只为了奔赴所谓的自由。每一次告别,面对爸妈留恋而不舍的目光,自己都是潇洒地摆摆手。不曾瞧见他们眼中有泪,心中带伤,却还强颜欢笑地送你前行,叫你不必牵挂。

等你看见了许多陌生的风景,认识许多新鲜的人,走过许多未曾走过的路,等他们不再是你生命的全部,等你在远方遇见了将与之共度一生的人,等你真的回不去了,才要为难起,世间安得双全法,不负双亲不负君。只恨人无分身术,不能两处奔。只怕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。

叶落要归根,人不能一辈子飘在外面。父母在,不远游,游必有方。


Buy Me A Coffee
Title - Artist
0:00